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订阅服务 |   邮 箱
 
   
 
 首页  今日要闻 发改新闻 地方新闻 产经新闻 营商环境 一带一路 绿色共享 物价消息 商业资讯 企业债券 债券公告 招标投标
招标投标
  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频道  
 
电子报
 
特朗普将开启一个不确定性的时代
2016-11-12 00:00:00      中国经济导报

 


    在美国第58届总统选举中,唐纳德·特朗普击败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当选美国总统。据法新社报道,法国总统奥朗德于当地时间11月9日在总统府爱丽舍宫讲话表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开启了一个不确定的时代。奥朗德指出,此事关乎到和平,关乎到反恐斗争,关乎到中东局势,关乎到各种经济关系,关乎到保护地球。

特朗普其人:从亿万富翁、作家到总统    

    “我并不是为了钱才做生意的,我已经赚了不少钱——比我实际需要的多得多。做生意是因为我热爱这项事业,把它当成我钟爱的一门艺术”。在特朗普的处女作也是其自传的《特朗普自传》里,特朗普还回顾了自己的童年经历,他认为他的父亲弗瑞德·特朗普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人,“从父亲那里我学会:棘手的生意要强硬,激励别人很重要”。对于特朗普来说,做生意有四个步骤:进入、动工、做好、退出。在他看来,“每一步都要讲方法,讲效率”。特朗普也简单回顾了他人生之中最为精彩的几次商业大动作,进军曼哈顿、复兴君悦大酒店、兴建特朗普大厦、在海滨走道建赌城、与永利的希尔顿赌场之争以及重建沃尔曼溜冰场等。

如何影响经济:全球资本市场进入重构过程    

    安信证券首席投资顾问张德良认为:美国新一届总统大选结果出来之后,市场现有的利益集团或者当前的利益趋向发生重大的改变,包括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及其他相关的一系列举措都有可能会发生调整。所以对于现有的资本市场相对应的一些品种或投资系列要有一个重构的过程,重构势必就会带来整个投资思维上的改变。从目前现阶段来讲,全球的资本市场都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新的重构过程。当然这需要时间,需要过程。
    知名财经人士董少鹏则认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并不是什么“黑天鹅”事件,因为前期竞选的过程中已经出现两个竞选人势均力敌的态势。特朗普代表着一种变革的力量,当时预判他当选也是存在很大可能性的。那么为什么全球市场出现所谓的崩盘效应、恐慌效应?根本原因在于华尔街大型投行及机构对这个事实不完全接受。因此华尔街以及其他的金融市场在出现巨大调整之后,也很快恢复了稳定。相信特朗普正式就任总统之后,他的对内对外政策会考虑到美国和全球金融市场的稳定,特别是华尔街市场的稳定。在竞选的时候,特朗普对国际贸易,特别是美国的对外贸易提出了一些偏于保守的政策主张。但是,在他正式上任之后,还是会基于现有的国际形势判断,做出相对稳妥的政策安排。当然,毫无疑问也会有一些不可预测的东西,但是经过磨合之后,回归常态,并且他的政策预期性更加确定,这是一个大势。

对房价不会有实质性影响    

    对于“加息派”的特朗普上台,市场上出现一种说法:如果持续加息,将引发美元升值,大量资产回流美国,全球资金寻找美元避险,中国房地产泡沫可能会因此破灭?而多位房地产业内人士认为,即使特朗普上台后宣布加息,对中国楼市并不会产生实质性影响。
    “特朗普相对务实,其对于加息的态度相对坚定,这或在一定程度上吸引各类资金流入到美国市场。也不排除部分国内资金借机进入到美国楼市和其他商业市场,但带来的影响是小众的。”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部分大城市面临投资投机的外来资金驱动,但此类资金的影响有限,更多还是普通购房者的购房资金。对于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来说,热点城市的投资价值依然存在,不会引起太多资金流入到海外市场。“不排除部分热点城市高端物业会略有影响,但显然不会影响整个楼市的走向。”严跃进说。
    中国城市房地产研究院院长谢逸枫直接表示,“特朗普上台对中国房地产市场不会有波动,对房价不会有实质性影响。”他认为,外资在中国所占的房地产投资和销售金额比例很小,只有2%~3%左右。“即使有小部分资金出逃,也改变不了房地产市场的供求关系。”

如何影响中国:特朗普需要和中国有更密切的合作    

    万喆(盘古智库学术委员)表示:“我预料特朗普胜,而他确实胜了。因为我认为,这不是个黑天鹅事件。特朗普的所谓‘翻盘’主要就是因为其支持者的成分和身份与传统共和党的支持者完全不同,他和希拉里的传统支持者几乎倒了个个儿。所以在一些传统蓝的摇摆州拿下了胜局。”
    万喆认为,特朗普上台后势必想要做出一些改革动作,但是美国制度留给他的空间也不会那么大。因此,从整体来看,对中国的影响也不可能像是在初选中他所表示的那样。反而,他需要的变革,也许将来需要和中国有更密切的合作。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梁亚滨表示,由于特朗普之前从未有任何施政经验,也没有任何担任公职的经历,所以无法根据其过往的政治表现来推测其未来政策走向,只能根据其个人言论,哪怕是自相矛盾和反复无常的个人言论,来推测其未来政策倾向;同时结合美国政治制度——包括三权分立的制衡和官僚制度的限制——来加以调整。尽管此次竞选过程中,特朗普直接涉及中国的言论并不多,但综合他的其他言论,我们依然能够大概勾画出其对华政策走向的轮廓——    
    首先,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将更具保护主义色彩,成为影响未来中美贸易关系稳定和发展的消极因素。特朗普公开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认为该协议“是对美国商业的攻击”,是“一个坏交易(bad deal)”。其二,在汇率方面,美国将会对华发难。其三,作为一个商人,特朗普政府很可能不会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国过度发难。其四,在地缘政治和军事安全上,特朗普政府很可能会出现一定程度上的政策混乱。一方面,特朗普认为美军国防开支占经济总量的比例处于二战以来的最低水平,希望加大军事方面的投入来重塑美国的军事力量和领导地位。但另一方面,特朗普也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孤立主义倾向,试图从全球范围内实施战略收缩,例如试图与俄罗斯实现某种和解和在打击伊斯兰国方面的合作,要求日韩等盟国分担美国实施安全保证的费用。其五,在能源和气候领域,中美合作空间广阔。特朗普坚定地支持开采和使用石油、煤炭、常规天然气和页岩气等化石能源,希望实现彻底的能源独立,摆脱对石油输出国组织和其他任何敌对国家的能源依赖。
    (以上由本报编辑部综合整理)

分享到:
【期号:2978】【版面:B02】【作者:本报编辑部综合整】打印本页
 
相关文章
招标投标 | 更多>>
· 【北京】竞争性磋商公告 2019-04-30
· 【山东】利津县陈庄镇新… 2019-04-23
· 【山东】利津县汀罗镇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