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订阅服务 |   邮 箱
 
   
 
 首页  今日要闻 新闻频道 理论频道 产经频道 社会频道 发改委消息 物价消息 经济资讯 企业债券 债券新闻 债券公告
招标投标
招标公告 采购供应 中标公示 招标动态 政策法规 项目信息 施工单位 设计单位 发改委资讯 供求信息 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频道  
 
电子报
 
中体飞行: 航空运动金字塔筑底者
2017-09-08 00:00:00      中国经济导报

赵磊明(左二)和他的中体飞行团队。李振/摄

赵磊明(左二)和他的中体飞行团队。李振/摄

 

①
    ①山东费县许家崖航空飞行营地,是目前中体飞行重点打造的航空飞行营地样板。
    ②到中体飞行航空飞行营地上学飞的还有外国小伙儿。
    ③天空中飞翔的动力伞。

① ①山东费县许家崖航空飞行营地,是目前中体飞行重点打造的航空飞行营地样板。 ②到中体飞行航空飞行营地上学飞的还有外国小伙儿。 ③天空中飞翔的动力伞。

 

②

 

③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蔡若愚

    直到最近,中体飞行才逐渐露出了其推广航空运动事业的真面目。
    在此之前,这是一家面目模糊的公司:两轮融资,一次是携“极限追踪”产品,以互联网公司的身份获得;另一次是借举办航空运动赛事,以赛事活动公司的身份揽入。看似东打一拳、西晃一枪,其实步步都踩在自己的点上——在中体飞行创始人赵磊明的脑海里,这些全部都是写在公司战略规划里的条目。
    “如今已进入战略规划的第4年,基本上我们设想的每一步都实现了。”赵磊明坦言,眼下的重点,在于打造好山东费县许家崖航空飞行营地,将其作为航空运动的一个样板间推出,以此吸引更多人加入其中。正如其一直以来的口号——“天空很辽阔,我们一起飞”,浇筑航空运动金字塔的底座,才是它的终极目标。

“极限追踪”的临门一脚

    飞行老司机赵磊明,全中国6位拥有E级(最高级别)滑翔伞资质的飞行员之一、国家滑翔伞队前队员、国家滑翔伞教练……在他身上,曾经有很多标签,但他现在的主要任务是——说。
    如果说创业难,那么以“飞”为名的创业就更难,因为投资人不懂。“2014年跟投资人讲航空体育产业的时候,能看出来他们眼睛是空洞的,每次介绍都变成一个名词解释,说一句话要解释10个名词。”创业之初,已经不惑之年的赵磊明疑惑了。他不停地向投资人解释航空运动,以及如何发展这个产业,这两三年说的话,似乎比人生前二三十年说的话还多。尽管如此,效果仍然不佳。
    国内航空运动最关键的一个痛点是:低空飞行缺乏管理工具和管理办法,“人在空中飞,仪器看不到你”,不仅人的安全性无法保障,国家也有安全隐患。某种程度上,这也导致我国3000米以下低空迟迟难以开放,直接影响到航空运动领域消费人群的增长。
    “要想真正把梦想变成现实,光提‘飞’是远远不够的,需要做大量符合国情的实际工作。”反复游说和沟通后,赵磊明认清了现实,决定迂回出击。
    “极限追踪”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开发出来。这是一套专门针对航空运动的安全监管系统,以手机APP的形式呈现。只要从事航空运动的飞行员随身携带一个实体设备,“极限追踪”APP上就能实时显示该飞行员的位置、状态。管理者也能由此看到这些飞行员是否在守法、合规地飞行。
    这一步被赵磊明称为“拥抱管理”。其逻辑在于:只有先自己将自己管起来,才能向管理部门证明飞行活动的可监管和安全性,从而提升低空向航空体育开放的可能性。
    万事开头难。如何在全国飞行员群体中推广“极限追踪”,赵磊明需要有拿得出手的推荐理由。将心比心,他很快提炼出了三条优势:一是可以实时让圈内人知道自己的飞行状态;二是提供数据记录,可以查询完整的历史数据;三是提供安全保障,以便在出现突发情况时实施救援。
    有意思的是,对于航空运动飞行员来说,第三条反而没那么重要,热爱极限运动的他们,更在意自己的飞行壮举是否能在圈内为人所知,而数据记录更被称为他们的“第二生命”。
    理由对味,就差一把旺火。2014年7月,赵磊明的创业团队决定开展一次500公里穿越赛,从内蒙古赤峰市到辽宁朝阳市,参赛飞行员只能以飞滑翔伞或者走路的形式前进。这场比赛中,赵磊明亲自上阵,并成为最终完成比赛的4个飞行员之一。
    “一趟比赛下来两条腿完全肿了,但当时只有一个信念,为了推我们的‘极限追踪’,一定要把这件事完成。”赵磊明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在这场国内史无前例的长距离滑翔伞赛中,4个飞行员的飞行和行走轨迹全部通过“极限追踪”系统传播。“赛前舆论并不看好这一模式,到1/3路程时已变成观望,最后1/3段路程则非常幸福,因为大家开始对我们敬佩有加,我们就知道我们成功了!”回忆当初,赵磊明难掩激动之情。
    至此,“极限追踪”管理模式一炮走红。这种模式既让航空运动爱好者了解自己,也让管理部门实现了在线实时监管。而凭此临门一脚,赵磊明和他的中体飞行团队也踢开了航空运动创业的大门。

撑过2015

    2014年7月的穿越赛后,“极限追踪”迅速收获了大批会员,截至目前已近万名,基本囊括了国内的航空运动发烧友。另一方面,国家体育总局也认可了该模式。总局航管中心将其命名为《飞行安全监管系统》,国家空管委称其为“空管补盲”。
    就像一个支点,“极限追踪”开始撬动航空运动这个大产业。但彼时,据3000米以下低空开放真正松动,中间还有两年。这两年间,中体飞行团队差点死掉。
    2014年,赵磊明是凭着20年航空运动的直觉在进行创业。“没有数据支撑,只是感觉周围参加这项运动的人越来越多,层次越来越高。航空运动这条曲线在上翘。”赵磊明和他的搭档李南觉得,是时候跑步进场了。
    当年8月,《国务院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10月底,《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发布,两份《意见》似乎印证了他们的这一直觉:低空旅游首次被纳入国家部门重点支持的旅游产品;航空运动被点名,“引导发展航空飞行营地”也出现在文件中。
    此时,这个先行一步的创业团队,已经获得了业内和管理部门对“极限追踪”系统的认可,这套系统正被越来越多地运用到各种飞行赛事中。按照战略规划,他们要进入第二阶段,即介入航空运动项目,拓展赛事了。为此,赵磊明和李南需要不断扩大团队,以适应不断变化的市场需求,及时抓住机会开拓进取——当然,这些都需要钱!
    然而,好景不长,2014年的两份《意见》之后,2015年一整年的时间里,没有后续配套政策,鲜少相关政策解读,刚擦出小火苗的航空运动产业似乎又重归了沉寂。
    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会很美好,但绝大多数人都死在明天晚上。对于用自有资金烧钱创业的赵磊明和李南来说,这一年异常难熬——一方面是不断增长的支出,另一方面是迟迟等不到的产业爆点,他们是否能撑过“明天晚上”?“糟心的还不是没有钱,而是看到一些近在眼前的机会投不了。”赵磊明说,这是他当时最大的遗憾。尽管如此,他们当时仍按照规划,将有限的资金用于拓展航空赛事,包括三角翼、滑翔伞、热气球等项目,并开始着手打造IP。
    幸好,2016年的政策爆发来得不算太晚。当年5月,《关于促进通用航空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发布,提出扩大低空空域开放,实现3000米以下监视空域和报告空域无缝衔接,简化飞行审批(备案)程序,明确报批时限要求,方便通用航空器快捷机动飞行,解决“上天难”问题;当年11月,国家体育总局、国家发展改革委等9部门联合印发《航空运动产业发展规划》,提出到2020年,航空运动整体产业规模将达2000亿元,消费人群将达2000万人,承载该项运动的航空飞行营地将建立2000个。不同于2014年只言片语的纲领性文字,2016年密集发布的政策提出了具体的数字目标。
    市场反应非常迅速。“2016年很多投资人开始关注我们了,有的甚至自己找上门来。”在赵磊明印象中,这些2014年时曾异常苛刻、用当时大热的互联网模式要求他们的投资人,现在开始认真倾听,真正去理解航空运动这个产业。
    2016年最后4个月里,中体飞行完成了两轮融资。8月完成千万级天使轮,由尚诺集团领投,云投汇平台跟投;12月份获得信中利资本千万级Pre-A轮投资,资金用于产业布局。
    柳暗花明又一村,挺过艰难时刻的中体飞行,现在有实力继续飞行之梦了。

天空很辽阔,我们一起飞

    山东费县许家崖航空飞行营地,是中体飞行目前重点打造的项目之一。从2016年下半年开工建设至今,得益于团队的努力和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该项目进展顺利,先是入选了我国第一批15个航空飞行营地示范工程,紧接着,结合特色小镇的热潮,许家崖航空飞行营地拓展为航空运动特色小镇。
    在这里,可以非常直接地感受到航空运动的发展热度。即便身处一个小县城以及小县城中的偏僻地块,即便没有直达高铁,飞机航班也寥寥无几,却仍然挡不住航空运动爱好者们蜂拥而至。据赵磊明透露,从7月开张至今,两个月左右时间仅滑翔伞项目已迎来小30名学员。按照这个进度,年内培训100人的目标指日可待。
    “得天独厚”,是这个行当最好的写照。伴随着国民消费水平的提升,9000元左右的滑翔伞初级培训费似乎也没有那么不可想象了,这使得航空飞行营地的概念变得更有市场。所谓航空飞行营地,既是一片能够供大家参与航空运动的场地,更是在其上建立起的航空体育消费体系,包括航空科技体育知识普及、航空体育飞行活动体验、航空体育飞行技能培训以及开展航空体育交流活动等。可以说,航空飞行营地是航空运动的集大成者。
    正因为如此,航空飞行营地是中体飞行战略规划中的第三阶段。只要第二阶段推进时机成熟,就将进入航空飞行营地建设。而围绕着“航空飞行营地建设”,中体飞行的2016~2020五年规划也出炉了。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看到,这份规划中,2016~2017年是核心打造阶段,即打造一个完善的营地样板;2018~2019年是复制扩张阶段,即到各地选择合适的地方做经验复制;2020年是精细运营阶段,目标是全面发展中体飞行航空营地,并实现精细化运营。
    目前看来,中体飞行要打造的样板就是许家崖。虽然仍在建设之中,但许家崖航空飞行营地的底色已基本显露:大片的油绿草坪和五色花海绵延至水库岸边,风格质朴的休闲居住区与当地的自然村落风貌相映成趣;点缀其间的现代化观景台和展览区,乐高风格的机库和集装箱风格的厕所,都为在此“上天”的人们提供了从天空俯瞰大地的美妙景致。
    即便不飞,营地里也有很多以“飞”为主题的风景和活动,如:参观机库博物馆、在飞行主题商店里购物、带孩子一起玩飞行城堡、举办飞行主题婚礼等。李南甚至认为,围绕“飞”的元素,实际收入可能更多来源于“不飞”的部分。
    当然,对于赵磊明来说,“不飞”也是为了启蒙“飞”,他们的终极梦想仍是让更多人起飞,而这需要打造出更多航空飞行营地。
    中体飞行的三大块主要业务——专业飞行、旅游体验和社会培训中,社会培训一直是赵磊明非常看重的业务。这块业务面向有志于建设航空飞行营地的人,为他们提供专业经验。事实上,经过前两个阶段的布局,中体飞行在系统和赛事方面都积累了丰富经验,并成为了中航协航空飞行营地推广执行单位,赵磊明本人也是航空飞行营地准入标准的起草专家。“我们想做服务于航空飞行营地的航空飞行营地。”赵磊明说。
    如果说,曾经的航空运动在中国是金字塔的塔尖,只有小部分人参与,那么中体飞行给自己的任务就是去浇筑金字塔底,让更多人能组成金字塔的底座。
    在中体飞行的一次年会上,赵磊明询问台下的飞行员们:你们印象最深刻的飞行是什么时候?底下你一言我一语,有的说是破纪录的时候,有的说是飞到某个场地看到地面美景的时候。赵磊明说,不对,你们仔细想想,是不是在第一次脚离地的时候,印象最深刻?犹如醍醐灌顶,大家纷纷表示赞同。
    印象最深刻的时候,就是在飞起的那一瞬间,脚离地的那一时刻,人的视角变成鸟的视角的惊鸿一瞥。天空很辽阔,我们一起飞!中体飞行,想让更多人体验这样的时刻。
    (文章图片除署名外均由中体飞行提供)

分享到:
【期号:3137】【版面:B02】【作者:蔡若愚】打印本页
 
相关文章
招标投标 | 更多>>
· 【黑龙江】黑龙江省绿色… 2017-09-05
· 【北京】更正公告 2017-08-25
· 【四川】广元市市中心旧… 2017-08-09
· 【上海】东航国际广场(… 2017-08-09
· 【河北】31675部队工程… 2017-08-02
· 【上海】上海东航滨江中… 2017-07-26
· 【上海】上海东航滨江中… 2017-07-26
· 【陕西】亚洲开发银行贷… 2017-07-13
经济资讯 | 更多>>
· 徐州 2017-09-02
· 农民专业合作、供销合作… 2017-09-02
· 全国低碳日 2017-09-02
· 南山区“互联网+政务服… 2017-09-01
· 绿色出行 绿色家园 绿色… 2017-08-30
· 日照:建设发布体系 激… 2017-08-30
· 济南:价格信息发布聚焦… 2017-08-30
· 山东探索建立价格信息发… 2017-08-3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 聘 | 网站广告刊例 | 广告刊例 | 招标公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 郑重声明 | 中国发展网 | 技术产品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10层
邮编:100053   网站电话:010-63691721    传真:010-63691390
Copyright 中国经济导报网  京ICP备0905100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372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举报投诉email:xwddwyh@126.com
技术支持:北京紫新报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